位置:首页 > 自媒体 >

机房见闻和一些其他事

作者: | 发布时间:2018-12-21 14

1.

天下午,顶着35度的高温,我到上海电信的机房,取出已经存放3年(4年?)的一台服务器。但是,遇到了一件意想不到的事。

机房的门卫室里居然有警察!一共4个,都穿着便衣,其中一个正在填写"取证通知书"。我瞄了一眼,抬头的单位是北京HD分局刑侦队。

过了一会,我取出了服务器,准备离开。警察们看着我,其中一个对另外一个说:"这不是我们那一台。"

这件事吓到我了。以前,我只知道服务器会被"上级主管部门"勒令拔掉网线,没想到亲眼见到机器被警察拿走。

可是,一台服务器算哪门子证据呢?

我事后琢磨,这样做无非有两个可能,一个是证明服务器上有非法内容,另一个是证明某个人访问过这台服务器。在我看来,除非有诈骗情节,否则无论哪一种可能,都不能算是犯罪。

在中国做网站真是可悲,机器随时都会被人抢走,每天都活得惶惶不可终日。

2.

上个周末,我看了新闻,随感而发,临时写了一篇《中国和津巴布韦》。没想到反响特别热烈,二天之内就有了将近200条留言,Global Voices Online还将它翻译成了英语。说实话,这并非我所愿,我根本无意于引发争论。

这个Blog只是我的个人园地,存放一些笔记和随感,不求宾客盈门,二三知己足矣。有些访问者自以为是,初来乍到就出言不逊,甚至满口污言秽语,对我进行攻击和谩骂。我不喜欢删除他人的留言,"虽然我不同意你,但是我要捍卫你说话的权利";所以,现在的局面让我很不舒服,以后我会避免写这种争论性的文章。

但是,这不代表我的看法错了。我最喜欢的学科就是历史,读研究生时曾钻研过欧洲文明史,我深信自己的历史观是可靠的。

那篇文章的不足之处在于,我资料准备不足,不知道穆加贝政府强行征收白人农民土地、引发欧美制裁、导致国内局势恶化的事情,结果就使文章显得像"一面之辞"。但是这不影响结论,北京介入津巴布韦内政,支持穆加贝政府镇压反对派,肯定是非常愚蠢和错误的。津巴布韦通货膨胀率100000%,失业率65%,加上穆加贝已经84岁了,他的政府肯定长久不了。且不说中国支持一个独裁政府,是否对得起津巴布韦人民;单单从现实层面看,如果未来一个亲欧美的反对派政府上台,那么中国在津巴布韦的现有利益可能都会丧失,到头来还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。

当然,经常读这个Blog的朋友应该能看出来,那篇文章的重点不是津巴布韦,我对那个非洲内陆国家没有多少兴趣,我的重点永远都是在呼唤中国的民主化。我苦难的祖国,你哪一天才能变成民主国家啊!

3.

这件事情,让我下定决心,要做一个关于民主制度的详细笔记。我发现很多人糊涂到至今还相信,专制制度有可取之处。

笔记对象是诺贝尔经济学得主阿玛蒂亚·森教授的《民主是一种普遍价值观》一文。此文是我读过的关于民主制度的第一鸿文,醍醐灌顶,高山仰止。好几年了,我一直想好好地写一下,但是又怕自己学识不够,力所不逮。

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先读一下这篇文章,下一次我一有空就来写。总之,读过这篇文章,你就知道关于专制制度的任何辩护理由,都是不成立的。

阿玛蒂亚·森教授说过:"沉默是社会公正的强大敌人。"这也是我不停写文章的原因。

(完)